看你

久居腐城:

醉过才知酒浓,爱过才知情重。你不能做我的诗,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。——胡适《梦与诗》

v